您当前位置: 小街 >> 本土新闻
矣凤礼:不离不弃照顾弟弟一家
[ 峨山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12-21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这十多年都痛苦地熬过来了,兄弟一场,我不管谁管。”

                                             ——矣凤礼

矣凤礼1

  矣凤礼正在和弟弟一起扫地

12月13日,峨山县小街街道牛白甸村委会牛白甸村民小组村民矣某某和哥哥矣凤礼一起清理着地上的一堆垃圾。矣某某46岁,家里还有一个45岁的妻子和19岁的女儿,他们三人都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生活无法自理。矣凤礼63岁,退休后当起了弟弟一家的“全职保姆”,一家三口每天的吃喝拉撒,全部由他负责。

突遭变故  弟弟一家先后患病

下午2点,记者在矣某某家看到,他家堂屋的正中位置,摆放着一筛子玉米棒子,一名中年妇女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专注地剥着玉米,她对面的一个高凳上,斜坐着一名长相清秀、身穿学生制服的姑娘,只见她一刻不停、眉飞色舞且语速很快地说着什么,尽管家里来了客人,但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继续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

“那个女人是我兄弟媳妇谭某某,姑娘是我侄女小雯,她俩和我弟弟一样,都有精神疾病,我想了很多办法,但能维持到今天的样子,我觉得还不错。”对于弟弟一家的情况,矣凤礼很无奈地说。

据矣凤礼讲,他家本来有父母和兄妹三人,他在兄妹中排行老大,妹妹外嫁,弟弟之前在峨山县某单位开车。1996年,弟弟突然发病,后来只能从单位病退。1998年,弟媳在生下女儿小雯后不久,被发病的弟弟打了几次,也患上了精神疾病。因为受不了这样的家庭变故,父母于1998年和1999年相继去世。

考虑到弟弟和弟媳的特殊情况,而小雯是弟弟一家的希望,所以小雯2岁后就一直跟随伯父矣凤礼和姑妈生活,在两个家庭的精心照料下,小雯顺利读完了小学升入初中。然而更加不幸的是,姑妈的突然离世,让正在上初中的小雯不敢去学校,后来直接偷偷跑回家跟患病的父母一起生活。发现侄女的情况不正常,矣凤礼不敢有丝毫耽搁,立即将她送到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侄女也患上了精神疾病,后来小雯逐渐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

勇挑重担  细心照顾弟弟一家

弟弟、弟媳和侄女相继患病后,矣凤礼就独自肩负起了照顾他们一家的责任,每天三次往返于县城和牛白甸之间,给他们做饭、喂药、洗衣服,甚至洗澡、端便盆、清洗沾满屎尿的裤子和被子。

“开始的时候,只要我一不注意,弟媳和侄女就会把大小便拉在裤子里,或者直接拉在床上,我认为她们就是懒,气不过我也打她们,但没用,后来我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把3个人都送到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回来以后我按时给她们喂药,加上时不时的提醒,现在她们会自己上厕所了。”矣凤礼稍有欣慰但又无奈地说,“每天的洗脸、洗脚水都要我给他们一家三口端到面前,不然他们就不洗,吃饭时也要把饭端到他们手上。”

矣凤礼说,弟弟发病时什么都不管不顾,家里的电视机被他砸了20多台,灶也被他用锄头挖了六七次,甚至还会跟他打架,因此照顾弟弟很吃力,所以2015年4月从县人武部退休后,为了方便照顾弟弟一家,他就直接回了牛白甸村,并在村口买了块地,盖了简易房,白天都跟弟弟一家生活在一起,同时“管”住他们不要外出“闹事”,晚上自己就住在村口的简易房里,侄女跟着自己,跟着弟弟、弟媳他不放心。

“我有时候出去办点事或买东西都不敢多待,就怕他们跑出去‘闹事’,更害怕弟弟喝酒,因为他一喝酒就一定会‘闹事’。”矣凤礼说。

不离不弃  帮弟弟筹建新房

今年以来,借着扶贫政策,矣凤礼给弟弟申报了“四类人员”危房改造项目,经鉴定,弟弟家的房屋为D级危房,需要拆除重建,自此矣凤礼又担负起了这个建房的责任,每天用手推车拉沙、拉砖多次,手脚磨起了水泡也毫无怨言。

矣凤礼说,等自己的经济条件好转点,就打算把村口的房子盖起来,做点什么事,再请几个人,弟弟不发病的时候可以干一点简单的活,发病的时候,自己请的人也可以帮忙一起管着他。对于弟弟一家的将来,矣凤礼很无奈,也很困惑,父母不在了,自己就是弟弟唯一的依靠。对于自己的做法,妻子也给予了很大的支持,虽然心生愧疚,但没有办法。

“这十多年都痛苦地熬过来了,兄弟一场,我不管谁管,我不管他们就太可怜了。吃点苦受点累我并不在乎,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我活着的时候还能照顾他们,等我哪天不在(死)了,那他们怎么办?侄女现在才19岁,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不在(死)后她的路要怎么走?”矣凤礼说。玉溪日报记者  李志能  文/图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